美“芯片禁令”启动引哗然:夹带严苛条件,滥用“国安条款”。

美国商务部周二发布一系列文件,启动《芯片与科学法案》有关芯片补贴的申请程序,意味着这一主要目的为了限制中国芯片产业发展的“芯片禁令”正式实施。不过,相关补贴申请程序除了规定“必须限制在中国等国家扩大半导体产能”外,还包括“从免费设立幼儿园到必须与政府共享超额利润”等众多严苛规定,这不仅引发了在中国有大量投资的韩国等芯片生产商的质疑,美国相关企业也纷纷抱怨。信息消费联盟理事长项立刚1日对《环球时报》表示,美国这些措施是想要把所有的芯片研发、生产、制造能力集中到美国去,并主要支持英特尔和高通这样的美国本土公司,即便盟友的芯片产业也要限制。这些措施将会大大扰乱全球产业布局,但不可能阻止中国芯片产业的发展。

针对目标直指中国

据路透社报道,当地时间2月28日,美国商务部宣布启动总额达390亿美元的芯片制造与研究补贴申请程序。根据《芯片与科学法案》,接受补贴的企业还将得到25%的投资税收抵扣,整个补贴额约520亿美元。报道称,拜登政府提供巨额补贴的目的是为了让芯片制造重回美国,重振美国军事、科技以及制造业优势。

美国CBS称,商务部长雷蒙多周二在启动补贴申请程序时声称:“从根本上说这是一项国家安全倡议,我们不会向任何提出请求的公司开出空白支票。”报道称,有关补贴的“国家安全”条款规定,企业要想争取到补贴资金,“必须限制在中国等‘受关注国家’扩大半导体产能的能力”。如果公司“在知情的情况下与引起国家安全担忧的外国实体进行任何联合研究或技术许可工作”,它们将不得不退还收到的所有资金。此外,相关企业还“必须致力于在美国半导体产业进行投资,在美国建造研发设施”,“必须承诺使用美国生产的铁、钢与建筑材料”等。报道称,这些措施的最大针对目标是中国。拜登政府试图限制全球芯片制造商向中国出口技术。

除了“国家安全”条款外,企业申请补贴还必须遵守各种繁杂的规定,比如企业将被禁止把补贴资金用于向股东发放红利或回购自家股份,为员工提供免费托幼服务,还“必须与政府分享超额利润”。对此,就连美国企业也抱怨不停。彭博社称,巨额补贴的一个主要风险是这些钱可能最终会被浪费掉,比如被企业用于向股东发放红利或用于回购自家股票。近些年来,美国芯片公司习惯花巨资用于购买自家股票以提高股价,而不是投入研发。英特尔近年来已花费超过1000亿美元回购自家股票,这样做股东能得到更多红利,管理层也能有更高薪酬,但这对企业技术发展不利。一些议员质疑把纳税人的钱白送给芯片巨头是否明智。

此外,相关企业必须为员工提供免费托幼服务也被认为是使长期支持民主党的中高收入阶层受益。美国儿童保育政策专家哈斯珀警告,把免费托幼服务同就业捆绑在一起而不是将其视为公共产品,将使数以百万计为生活挣扎的低收入家庭出局,导致低收入家庭的儿童保育危机越滚越大。

韩国“高兴不起来”

美国启动芯片补贴申请,明显企图逼其他国家和地区的芯片企业选边站,特别引发韩国的不安。根据韩联社3月1日的报道,韩国外交部一名官员透露说,韩国政府正通过多种渠道与美方进行沟通,努力避免已在华进行投资的韩企受到不利影响。

“没有免费的午餐,韩国企业正为美国‘芯片禁令’细则而苦恼”,《韩国经济》1日称,随着美国商务部公布补贴实施细则,三星、SK海力士等韩国芯片和半导体巨头正在为是否申请美国补贴而进退两难。一旦接受补贴,不仅未来10年不能在中国投资芯片和半导体产业,还有诸如在美国工厂内设免费幼儿园等各种过分要求。这些韩国企业在中国有大量投资,三星西安工厂生产的NAND闪存芯片占公司总产量的40%;SK海力士无锡工厂和大连工厂的产量占公司DRAM总产量的50%和NAND闪存芯片产量的20%-30%。

“从免费设幼儿园到共享超额利润,面对提高门槛的美国芯片补贴,韩国企业高兴不起来”,《首尔新闻》1日报道称,以补贴为诱饵,拜登政府成功“吸引”三星、台积电等海外芯片巨头在美投资数千亿美元设工厂,但从发布的补贴申请细则来看,美国政府是彻底以本国利益为中心。英特尔等美国公司在中国没有先进的生产基地,这与三星、SK海力士等海外芯片制造商形成鲜明对比。此外,三星等公司在美国新设制造工厂,向员工提供免费托幼服务,将比美国公司付出更多成本。按照美国政府公布的细则,在美进行大规模投资的三星和SK海力士很可能被纳入“超额利益共享”范畴。由此,包括韩国在内的海外芯片巨头正陷入是否应该在美大规模投资的苦恼。

信息消费联盟理事长项立刚1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芯片与科学法案》以及出台的这些补贴措施,根本没有公平性可言。只要是美国企业就支持,即便盟友也要限制发展,对中国则极力扼杀,这是美国政府最根本的战略思路和方向。从美媒日前披露出的消息来看,三星、台积电等外来厂商都不在第一批补贴名单中。显然,美方的补贴细则就是在贯彻这样一种思路。这些外来公司不该感到“委屈”,因为它们本来就是被限制的对象。

海外公司已“感到剧痛”

实际上,到美国进行投资的海外芯片公司已经“感到剧痛”。美国《纽约时报》日前报道称,台积电赴美国亚利桑那州设厂引发了越来越多的质疑,高昂的成本、管理难题、生产材料短缺,让项目陷入困境。此外,多名台积电员工表示,由于潜在的文化冲击,员工不太愿意被派往美国。报道称,这使外界更加相信,台积电赴美设厂是一个美方逼迫之下的政治选择,这是“一个糟糕的商业决定”,“对台湾和台积电几乎没有任何好处”。上月的财报电话会议上,台积电透露,受人力开支、许可证、合规性和通胀影响,赴美设厂成本至少是台湾的4倍。

与此同时,作为韩国主力出口产品的芯片和半导体2月份出口大降42.5%,使当月韩国贸易逆差再次加大。韩国贸易逆差已持续整整12个月,为25年来的首次。韩国《中央日报》1日称,半导体是韩国的主要出口产品,占韩国总出口额的20%,而其中55%是出口到中国。韩国接连逆差究其原因是,半导体和中国因素占了相当大的比重。

项立刚表示,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芯片和半导体市场。在美国的压力下,韩国等芯片企业如果对中国采取“剥离生产链”行动,那么自己也会因此走上绝路。他说,美国大搞补贴本身就违反其鼓吹的自由市场经济原则。美国凭着霸道、霸凌和霸权,可以强令海外芯片企业到美国设厂。但是,这些企业在美国建厂成本高昂,运营成本增加好几倍,竞争力将大打折扣。从这些角度而言,美国现在的这种做法完全违背了市场规律,它将会大大扰乱全球产业布局,但不可能阻止中国芯片产业的发展。

环球时报驻美国、韩国特约记者 萧达 刘海生 环球时报记者 樊巍 陈康 陶短房

美“芯片禁令”启动引哗然